• 2018年中國電影出現“寓言體”現象
  • 原標題:2018年中國電影出現“寓言體”現象

      中國電影家協會14日在京發布的「2019中國電影藝術報告」指出,2018年的中國電影創作,出現了一個“寓言體”現象。「邪不壓正」「一出好戲」「動物世界」「無名之輩」「江湖兒女」「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媽」「影」等都会合體現了鮮明的“寓言創作”傾向。

      該報告主編、中國影協理論評論委員會會長陸紹陽說,一個時代的急劇變化,有時候會使得相對封閉的線性的戲劇性故事顯得力不從心、捉襟見肘,遠遠不敷以表達出人們對現實體驗和認知的豐富性和深刻性。這種時候,往往會出現一種通過寓言形態去更形而上地归纳综合時代、社會、人性的創作傾向。

      “這些電影都不滿足於敘述一個結構完整的戲劇性故事,也不滿足於塑造幾個傳奇性的人物,而是試圖通過假定性、符號性,去归纳综合更弘大的人性、民族、社會和歷史,去表達越发抽象的藝術主題。”他說。

      報告指出,荆州人才网,有一類寓言體電影是通過個體的成長和感情經歷展開對弘大歷史的講述,既追求歷史感,又追求主題的深刻性和反思性。「邪不壓正」雖然以盧溝橋事變之前的北平作為歷史配景,但導演姜文但愿傳遞的並非對歷史的精確描述,而是借用歷史抒發本身的感悟,這種對於歷史的敘述,是一種隱喻性、寓言式的。紀實風格的「江湖兒女」中,巧巧在出獄之后發現斌哥和江湖都已經改變后的無奈,正是借助個體寓言了時代,體現和呼應了人們關於生若浮萍的真實生命體驗。

      報告稱,除了這種帶有強烈的民族歷史和現實的寓言性敘述外,還有一類寓言式電影越发致力於對普遍人性的表達,依靠假定性情境和封閉空間,甚至還通過風格化的視聽形式來達成某種對人性的深度摸索。「一出好戲」試圖通過孤島求生的故事模式來講述關於人類文明和人性善惡的寓言。「動物世界」用“石頭铰剪布”的簡單游戲方式和一套金錢和人性挂鉤的游戲規則,寓言式地回應了親情、友情和信任等人性難題。

      另外,報告說,張藝謀主吊水墨美學的「影」,在主題和敘事層面也有歷史寓言特征,在“我是誰、誰是我”的追問中體現了對歷史和人性的解構。

      該報告主編、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尹鴻說,2018年中國電影的這種寓言體現象,很洪流平上體現了中國電影人對電影認知的升華:電影不僅是一種娛樂、一種商品,也是一種藝術形態,表達我們對於現實和歷史、社會和人性的認知深度和表達深度,表達我們對現實糊口和人類命運的深刻思考和終極關懷。

      “雖然這類電影還沒有完全成熟,也不是最大眾的‘快餐電影’‘爆米花電影’,但它們的出現以及相當一部门觀眾對這類影片的認可,都使得中國電影大大晋升了表意空間和藝術空間,也晋升了中國電影的審美地步。”他說。

      


    (責編:王博、鄧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