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集 有不舍也有不甘

  李厂长惊恐万状,李怀金被陈平乐打的痛苦哀嚎心中憋屈。王勇冷眼旁观。

  郑经理心中称手拍好。欧阳明媚怕陈平乐打人犯法流泪拉住。然而拉不住阻止不了,李怀金手被捆绑倒地爬不起来,钟思菊冲进会议室后吓的惊呆。

  钟硕一拍桌子怒吼,“陈平乐你嫌事情闹的不够大吗?王勇制止他”?

  王勇无奈的上前提起黑小子。陈平乐流着眼泪的怒吼,“放我下来我要揍他这个禽兽,曹组长是我的好老师是我打工的引路人”。

  王勇提陈平乐出了小会议室,“黑小子,你到外面冷静一下,思思你看住他”。

  钟思菊点头,王勇看了一眼欧阳明媚,“你也出去看住他别让他犯混”。

  欧阳明媚出了会议室王勇锁上会议室门。

  郑丽珍叹了一口气,“开除李怀金扣下全部工资补偿曹颖慧,发双倍工资给曹颖慧,工厂再补偿曹颖慧十万元也辞退”!

  李厂长心中不平苦笑看向郑丽珍,“曹颖慧已辞工四天后到期”。

  “那曹颖慧工资提前正常发放,李怀金的工资扣下补偿给她,另外工厂发给她五万元作补偿提前放她走,补偿款麻烦李厂长代表厂里发给她”。

  李厂长难过的点头,李怀金憋屈的低下头,后悔自己没管住下半身。

  钟硕皱眉赞同点头,“李厂长,安排张文燕把所有组长的资料复印一份给我或郑经理”。

  李厂长点头。

  钟硕看向郑丽珍,“讨论一下,管理宿舍是否要加装几个监控”?

  郑丽珍想了想管理宿舍六楼的场景,“电梯里有监控就行了,顶多像员工宿舍一样,过道上加装一个监控”。小皮书城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78zщ.cδм м.7:8zщ.cōм

  王勇赞同点头,“过道上加装一个”。

  李厂长想了想苦涩,“管理都是成年人,电梯门口装一个就行”。

  钟硕站起来,“好,电梯门口左右加装两个,王勇,你辛苦一下送他到派出所,此人永不录用”。

  李厂长心中怒火中烧恨侄子不争气,苦涩叹气自我安慰,只要大买卖做成五十万到手,我就可以回家置房产不在打工。

  王勇提起李怀金从办公室那边出了小会议室。李厂长打开小会议门看着三个人,“思思、陈平乐、欧阳明媚,李怀金他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们不用围在这里,也不得说出去影响工厂声誉。

  钟思菊听后点头,瞪了一陈平乐走进小会议室去妈妈的办公室。陈平乐和欧阳明媚点头离开。下到一楼看到一群议论纷纷的员工。

  陈平乐走向宿舍,“明媚姐,曹组长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在哪里”?

  欧阳明媚难过摇头,“我不知道她在哪里,钟老板安排的,可能在哪个酒店”?

  “那禽兽得逞了没”?

  “我真的不知道”。

  李厂长走下来,“散了、散了,都散了”!

  陈平乐难过走向宿舍电梯,欧阳明媚想追上去但人多她又不敢。

  陈平乐在宿舍中晃晃悠悠的来回走着,一会儿趴床上一会儿躺沙发床上一会儿去洗脸,一会儿又趴在床上全身不自在。

  这可不是一般的难过,满脑子都是曹颖慧的身影,她在仓库中穿梭的画面,她的声音还在耳边回绕着。

  后悔签了曹颖慧的辞工书,然而时光一去不复返,不签自己娶她吗?拿出手机再一次打电话给曹颖慧提示还是关机。

  陈平乐走到画架旁拿起铅笔素描,画起曹颖慧在仓库工作时的身影,曹颖慧有空时眼睛就跟着自己走,陈平乐很不舍把脑中的片段画在宣纸上。

  钟思菊了解了大事件过程后出了写字楼,想到乐乐的反常偷偷的来到主管宿舍,碰到想外出购物的小舅妈。

  “小舅妈,我去看看黑小子,他有一点不对劲”。

  “黑小子他怎么不对劲”?

  “他在小会议室里发疯般的殴打那个禽兽”。

  王艳玲听后来了兴趣,“走、去看看”。

  钟思菊敲响陈平乐的宿舍门,陈平乐画了两张曹颖慧在仓库工作时的素描画,现在他正画着在娱乐城的空中花园,与曹颖慧坐在长凳上聊天时的画。

  敲门声响起,陈平乐刚画出雏形思绪被打断无法画下去,难过无奈打开门,看到是大小魔女一愣。

  王艳玲看到疲惫的陈平乐心中叹气,“黑小子,你失魂落魄的怎么了?曹组长的离开你心疼后悔了”?

  陈平乐一脸难过没有吭声,钟思菊走进卧室,“乐乐,这两张画画的好漂亮,这个曹组长有那么漂亮吗”?

  “有”。

  王艳玲走进卧室奇怪的看着画,“暗恋你的女生走了很痛苦对吧?有的时候你不珍惜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