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集 再见了初恋情人

  陈平乐傻傻的看着钟思菊。

  钟思菊咯咯一笑,“小舅妈,我们出去吧!让黑小子他好好反思一下”。

  陈平乐看着大小魔女出去,心中也没有那么难过,画也画不下去,只好收起来,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三点钟,肚子咕噜饿了,动手煮午饭吃。

  曹疑慧双眼红肿,躺在酒店床上手机不敢开机,饭也吃不下,哭泣的原因是发生了这种事,彻底离开了爱依恋,离开了第一个心动的男生。

  心中有不舍也有不甘,能在第一个心动的男生心中,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痕迹,脸上哭中带笑心中喃喃自语,乐乐,这是姐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姐希望你今后的工作顺顺利利,日子天天开心,再见了乐乐,再见了我的初恋情人,原谅我,事先没有告诉你。

  原谅我,现在不能给你打电话,曹疑慧在半笑半哭中,满脸泪花头发凌乱双眼失神,分不清是高兴还是痛苦。

  王勇领着李厂长、经理郑丽珍,后面还有一男一女的警察,来到了曹颖慧的房间门口,在爱依恋的女保安刘春香,和女服务员的陪同下,走进了房间。

  看到了餐桌上没有动的饭菜,郑丽珍看到曹颖慧的状态,双眼一红心中一痛,刘春香和女服务员看了后,也是难过不好受。

  曹颖慧看到李厂长,心中一惊真的害怕,坐起来瑟瑟发抖,失声的尖叫着,拿起手机砸向李厂长,拿起枕头砸向李厂长,拿到可以拿动的东西砸向李厂长。

  曹颖慧是真的害怕、气愤,本能下意识的动作,看得让人心疼,李厂长很郁闷,无故挨到手机砸头,痛可以忍受,但心中的憋屈无处诉说。

  警察处理过类似的事件,两名警察看清李厂长的穿着,与罪犯李怀金的穿着有点相同,明白其中缘由,李厂长是遭到了池鱼之殃,看着受害人的失常尖叫。

  警察无奈的请李厂长出去,李厂长出了房间,摸着头上的包有苦难言,真特么想狠揍一顿,这个不知道隔了多少代的侄子李怀金,无奈他不在此地,只能在心中咒骂李怀金。

  想到自己可能要离开爱依恋手袋厂,李厂长舍不得赚钱的大买卖心中酸苦,穷小子没有收拾,自己却要先被收拾了。

  这件事充满诡异,曹颖慧喜欢陈平乐,是不是曹颖,慧故意暗算李怀金的?可陈平乐不喜欢曹颖慧,曹颖慧胆子没这么大,也不可能有这么精准的谋算?当然,李厂长是忽略了爱情的力量。

  李厂长觉得,这个穷小子陈平乐就是灾星,他出现后诸事不利,想到这次大买卖,一次有五十万进帐,李厂长担心起来,走进酒店的卫生间,看到空无一人,赶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老板,我们厂里发生了大事件,我在爱依恋手袋厂,可能会做不下去,怎么办”?

  面具男冰冷的声音传来,“发生什么事”?

  李厂长满头冷汗的说完,爱依恋手袋厂上午所发生的事,不敢说出罪犯是侄子,紧张的等待老板宣判。

  面具男听后沉默一分钟,“这事件的主要责任不在你,我会让刘百万在钟硕夫妇面前夸夸你,你必须管好工厂来,不得再出事端,我们的买卖还要继续下去”。

  李厂长听后松了一口气,等老板先挂断电话,才去洗了一把脸,回到曹颖慧房间门口等待。

  房间内,李厂长出去后,女民警反抱着曹颖慧,曹颖慧是聪明人,用痛哭掩饰着心中的害怕,她的害怕不是李怀金带来的,而是担心所作所为被暴露。

  警察、王勇、郑丽珍,女保安刘春香、女服务员都在叹息,这是遭受欺凌后留下的创伤。

  郑丽珍看到曹颖慧,抱着女警察不松手,全身还在害怕瑟瑟发抖,男警察示意王勇、郑丽珍出外面等候。

  郑丽珍出了房间,生气瞪着李厂长,“那个畜生造的什么孽?那个畜生就乖枪毙!好好的一个姑娘,被吓的都快疯狂”。

  郑丽珍听女儿说过,这个曹颖慧喜欢陈平乐,表白遭拒就辞工,没想到还遭遇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幸,心中很是同情。

  “李厂长,工厂补偿提到十万,王哥,你跟进一下案情,一定要严惩罪犯,如果警察说,要找心里医生费用厂里出”。

  李厂长满脸郁闷苦涩,“王哥,厂里事多,你帮我一个忙,我也担心曹颖慧看到我后受刺激,麻烦一下你,转交一下她的工资及补偿”。

  郑丽珍听后点头。

  王勇说道,“好”!

  李厂长从公文袋中,拿出曹颖慧的工资,及五万元补偿递给王勇。

  郑丽珍从自己包中,拿出五万递给王勇。

  王勇接过钱后问,“刘春香,这姑娘的行李呢”?

  刘春香回答,“在楼下车上”。

  郑丽珍看着李有才不悦说道,“李厂长,此事淡化处理,工厂的补偿禁止泄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