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集 广场画画赚一笔

  钟思菊看后一愣,“讨厌你这个呆样,我出汗了想冲凉怎么办”?

  陈平乐不是傻瓜但也不确定,呵呵一笑说道,“我马上去烧水,刚好也该煮晚饭了”!

  陈平乐在厨房洗锅烧水点火,找到米淘上锅,钟思菊好奇帮忙添柴放火烧水,不小心手脸上粘到锅灰。

  陈平乐看到后忍不住呵呵一笑,钟思菊斜视在笑的陈平乐不解,“你无故笑什么?得了神经病吗”?

  陈平乐一愕收住笑说道,“思思姐,你脸上弄到锅灰了”。

  钟思菊赶紧用手去擦,却发现越擦手黑面积更大,哼,竟敢笑我?钟思菊摸到灶上的黑灰,趁陈平乐不注意擦在他脸上,接着也咯咯笑起来。

  陈平乐一愣,摸了一下脸发现手已黑,这才明白钟思菊笑什么,忍不住伸手摸到灶上的黑灰反击。

  两个人不知不觉,快乐的在灶前扭打起来,两个人都是满脸黑灰,谁也不服谁,当陈平乐无意中碰到钟思菊胸前,两人脸色一僵,陈平乐想到自家贫穷,她家富裕爬起来,默默的洗手洗脸继续洗菜。

  钟思菊回过神,看到胸前衣服的五指印脸色一黑,想到陈平乐被开除的原因,及他从小到大所受的苦,心中一软不在计较,整理衣裳加柴放火。

  夕阳西落晚饭已煮好,钟思菊说道,“这里黑,我怕,你不准走”。

  陈平乐点头,在手动压井旁替钟思菊洗衣服,钟思菊冲洗好穿好出来,看着陈平乐替自己洗衣服,心中温暖在想,这个黑小子真好,谁嫁他谁幸福,唉,要是爸妈认可他就好。

  夕阳落下,唐小丽卖完菜归来,陈平乐、钟思菊迎上来,“阿姨,可以吃饭了”!

  “阿姨,也有热水,先冲凉再吃饭”!

  唐小丽看到屋檐下晒着,乐乐、思思洗好的衣服,想到二十岁的女儿心中自问,小如,你找到善良的男朋友没?

  三个人吃过晚饭,陈平乐收拾碗筷到厨房洗刷。唐小丽看着钟思菊,“你男朋友不错,你爸妈同意吗”?

  钟思菊想说不是男朋友,后知后觉昨晚都睡在一起,想起爸妈听到谣言就开除陈平乐,心中很痛苦涩摇头,“我爸妈不同意,我们是私奔出来的”。

  钟思菊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当外人说出私奔这样的话。

  唐小丽听后脸色一沉,“思思,这就是你的不对,你爸妈现在肯定担心你”。

  “阿姨,我爸妈要我跟一个伪君子订婚,那个伪君子在家里装成乖孩子,他在外面就花天酒地泡妞”。

  唐小丽愣神,“如果是这样,那我支持你私奔”。

  钟思菊听后奇怪的打量唐小丽,唐小丽又想到二十年前的往事,怕说漏什么没在多说,回房准备拿衣服冲洗。

  陈平乐洗好碗回到堂屋。

  钟思菊看后说道,“我困了”,说完推着陈平乐进房间关上门。

  钟思菊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一圈说道,“怎么办?我总感觉有老鼠”。

  陈平乐苦笑说道,“放心,房间里肯定没有老鼠”!

  “你怎么知道”?

  “我家也如此都没老鼠”。

  钟思菊看了看阴影处,“我对这里黑黑的有点不习惯,觉得很恐怖”。

  陈平乐苦笑,

  外面传来唐小丽的声音,“乐乐,思思,你们还要出去吗”?

  “阿姨,我们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唐小丽关上堂屋大门锁上,

  回到自己房间,看着女儿相册想起了她爸,心中喃喃自语,为什么痛苦了二十一年还会想你,你这个负心汉太狠心,你害了我一生,我恨你,你是……

  陈平乐听堂屋关门声,等了一会打开门看了看。

  唐小丽听到陈平乐的开门声,停止喃喃自语擦干眼泪,“乐乐你干嘛”?

  “阿姨,我没事,立即休息”!

  陈平乐回房关上房门压低声,“思思姐,那个阿姨好古怪”。

  钟思菊听后打了个寒颤,“我们会不会有危险”。

  “有我在你不会有危险的”。

  “你的话不靠谱,说了不会让我受苦,没想到下午就让我受了苦”。

  陈平乐摸着头苦笑,“思思,是我们一起选择住这里的”!

  “呃,睡吧!你不能睡过床中线,明天得开始赚钱”!

  爱依恋手袋厂,王强很得意又回爱依恋手袋厂上班,然而看到通知,被开除的穷小子摇身一变,成了郑经理的助理。

  王强忧闷之极心中骂道,穷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不过老子绝不让你得逞。

  写字楼办公室,“陈平乐的丈母娘怀孕了不回来上班,思思这丫头手机还是打不通,钟硕,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