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集 报名迟到撞老板

  因家里没有电话,陈平乐谢过两个老乡姐姐,在文具店买到笔和信纸回到租房开始写信,把自己这两天的经历,写上去后陈平乐不满意,自己现在很好,不该把自己挨打的事告诉家人,这样家里的人会担心。

  曾桂英、曾凤梅下晚班回到租房,看到陈平乐的情绪不高。

  曾桂英关心的问:“乐乐老乡,你怎么了,又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我没事”,陈平乐现在不想说出心事。

  曾凤梅捡起垃圾桶外的纸团,打开看后,“乐乐,给家中写信,报喜不要报忧,省的家人担心”。

  “凤梅姐你说的对,我后面写的信只说了高兴的事,进局子和挨打的事我没有说”。

  “在外打工对家人报喜不报忧,是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那家里的人,对在外的我们,也是报喜不报忧的”,曾凤梅叹气说道。

  陈平乐苦笑认同:“吃宵夜,我煮了面条,老乡姐姐们,帮我打听一下爱依恋手袋厂的仓管,是负责一些什么工作”。

  陈平乐说完,在手机上查看仓管工作来。

  曾桂英在微信上问了老乡后,“我们的老乡说,爱依恋手袋厂的仓管工作是,负责购买材料,备料给各个生产车间,手下有采购组,备料组,出入库文员、杂工等”。

  曾凤梅满脸兴奋,“哇塞,乐乐老乡,你是主管级的管理耶,直接由厂长、经理,老板统管呀,哇塞,刚出来打工就当上主管,我们俩以后不想卖手机时,乐乐老乡你必须给我们安排工作”。

  陈平乐听到带有打趣的话语嘀咕,“我什么都不懂,他们招我去干什么,这不是对工厂不负责吗?难道这是什么陷阱吗”?

  曾桂英、曾凤梅听了陈平乐的嘀咕冷静下来思索,老乡刚出来打工什么都不懂,爱依恋手袋厂的高层,难道是被驴子踢了吗?

  “我问问老乡们,看看爱依恋的工厂内部,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曾凤梅说完在网上查看爱依恋手袋厂的信息。

  曾桂英问,“乐乐,介绍你进厂的人叫什么名字”?

  “王勇和钟诗菊”。

  曾凤梅听后刚好看到爱依恋网上的帖子,“钟思菊,爱依恋手袋厂老板钟硕的女儿,今年二十三岁,今年大学刚毕业,学的是设计专业,乐乐老乡,这不是陷阱是馅饼”。

  曾桂英在手机中,看到王勇相关的帖子,“王叔,爱依恋手袋厂有一个王勇,啊……乐乐,抓你的人就是王叔,负责保安、司机的主管王勇,长的牛高马大的,他是老板钟硕的战友”。

  “是耶,王勇大叔,在狮岭镇就是一个传说,他疾恶如仇为人刚正不阿,眼中揉不下沙子,曾经有一个镇长,被王勇大叔训的瑟瑟发抖”。

  陈平乐听着曾桂英、曾凤梅对话暗暗咋舌,陈平乐三个人就这样吃完宵夜,聊天至半夜困了,三个人才回过神来,没有冲凉没有铺床,第二天老乡陈平乐,还得去爱依恋手袋厂报道办入厂手续。

  曾凤梅拿出纸箱,“乐乐老乡你先去冲凉,我们给你铺床”。

  曾桂英收好碗筷活动餐桌帮着铺床,“乐乐老乡,现在太晚你的衣服我明天给你洗”。

  第二天,曾凤梅醒来睁开眼,一看手机上的时间早上八点钟,看到陈平乐还在呼呼大睡立即尖叫,“乐乐老乡,快起床啊!你报名迟到了”。小皮书城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78zщ.cδм м.yjvae.cōм

  陈平乐惊醒立即爬起来,穿上衣服紧张的洗漱,洗漱好后出了卫生间,陈平乐想到一个问题,自己还不知道爱依恋手袋厂在哪里?

  “你们知道爱依恋手袋厂在哪里”?

  曾凤梅和曾桂英听后心中实在无语,曾凤梅说,“你可以租摩托车去”。

  陈平乐听后一拍脑袋,“哎呀,我真是笨啊”。陈平乐家中贫穷,所以在他思想中,没有坐计程车或坐摩托车的想法。

  陈平乐冲出租房坐上摩托车,用心记着路线来到爱依恋手袋厂门口,看到金光闪闪的爱依恋三个字,心中感慨,而静悄悄的厂门口,陈平乐叹气,迟到了半个小时啊。

  陈平乐把招工条递给保安看。

  “你进去吧!我们保安室后面,二楼”。说完把招工条交回陈平乐,打开大门让陈平乐进去。

  陈平乐走进大门看到了王叔在给保安们开会,小跑好奇的奔向二楼办公室,然而,在紧张之下刚跑到办公室的门口却撞到了一个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被陈平乐撞的后退了一步,陈平乐却一屁股坐到地板上,中年人落出不悦的表情,陈平乐吓的全身发颤,爬起来连说对不起。

  坐前排办公桌的文员张文燕,看到这一幕后吓了一跳,老板被陌生人撞了一下,张文燕紧张的走过来,偷偷的看到老板上了三楼,这才松了一口气。

  张文燕不高兴的说:“你是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