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集 仓库之水深着呢

  念了两遍才平静下来,陈平乐的这些表现,都没有逃过李厂长的眼睛,李厂长不动声色心中暗喜,哈哈,这些问题就靠你陈主管搞定了,呵呵,我很忙,仓库里的所有问题,都靠你陈主管自己去搞定了哈。

  陈平乐想了想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回去”,说完看向李厂长,用目光加手语寻问,你还有话要讲吗?

  李厂长一愕,接着轻轻摇了摇头,陈平乐继续说道,“我已经加入了,爱依恋手袋厂这个大家庭,成为了仓库中的一员,我希望我们仓库里的员工,能齐心协力配合好工厂,所有部门的工作,其他话我不多说,散会”。

  李厂长听到散会二字看着员工们回到自己的岗位,当主管不是靠记忆好就能管理好哦!李厂长拿着仓库的花名册,微笑的拍了拍陈平乐的肩膀进了仓库。

  王勇看到李厂长进仓库,呵呵笑着上前,“陈主管你好,走,到我的办公室去坐一坐”。

  陈平乐看了一眼仓库里的李厂长,两人四目相遇,李厂长皱眉,这个五大三粗的大块头想干嘛?难道这小子是他家远房亲戚?

  陈平乐看到李厂长进了仓库,为难的看向着比自己高很多的王勇,

  王勇揽住陈平乐肩膀,“走吧”!

  陈平乐心中犯怵,王叔这么急找我干嘛?不过李厂长看到王勇要自己跟他去,应该不会怪我吧!难道王勇跟李厂长有过节?

  陈平乐听凤梅姐说了太多,工厂内部闹矛盾的事,本能不自控的这么想,既然王叔出了名的刚正直,又跟老板女儿走得近,站队就站队吧,陈平乐跟着王勇,来到楼梯间后忍不住的问,“王叔,你的身高是多少”?一秒记住【小皮书城网 щщщ.78zщ.coм】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勇笑呵呵的边走边说,“叔的身高刚好两米二,你想干嘛,你羡慕吗”?

  “说不羡慕嘛太假,说羡慕嘛又太虚伪,呵呵,身高是天生的莫须强求”。

  王勇听了哈哈大笑,高兴的拍了一下陈平乐的肩膀,“小伙子你很特别很有意思”。

  陈平乐苦笑,“特别个啥,还不是一个样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

  王勇呵呵一笑领着陈平乐,走到了写字楼文员,及板房员工专用楼梯的楼梯间,“我的办公室有点寒酸”。

  陈平乐走进王叔的办公室,打量了一圈,这里面积约八平米,靠墙有一张一米宽的铁架床,一张办公桌和三张凳子,床头有一台饮水机。

  “够寒酸吧”!

  陈平乐摇了摇头,想起了自己睡觉的房间,写字台和床,都是用工地上捡的模板钉成的,衣柜是娇娇以前用过的。

  陈平乐不自控想念起,从小一同林娇娇愉快,下雨时同娇娇共撑一把雨伞,天气晴朗时娇娇推出自行车,等自己带她一同上学。

  和娇娇没有山盟海誓,却有纯真的爱情,自己的画架也是娇娇买给自己的,娇娇常常陪自己去捡柴,给她素描写实绘画,她是自己最美的模特。

  王勇看到陈平乐陷入沉思,不解揣测着,这小伙子应该是进入美好回忆,王勇没有打扰陈平乐,拿出茶叶泡起了功夫茶。

  陈平乐回忆着,与林娇娇快乐的点点滴滴,娇娇爸是火车上的副列车长,所以娇娇爸常年不在家,以前经常去娇娇家玩,娇娇爸爸的书房中,有古今中外的书。

  两个人也常常腻在一起,翻看她爸爸的藏书,有时看书累了,两个人依偎在一起睡着了,还好,娇娇妈王阿姨没有怪自己。

  直到今年三月父亲出了车祸,陈平乐的生活,也陷入了黑暗之中,娇娇就常常在一旁打气,鼓励自己,高考前天晚上,娇娇说出非自己不嫁的话,两个人也告别了初吻。

  陈平乐摸了摸嘴唇,后悔出来打工时,没有勇气向娇娇说一声,到底是谁陷害了我?娇娇,我辜负了你的好意让你失望了。

  陈平乐双眼通红,王勇社会经验丰富,看到陈平乐表情,从喜到悲,揣测出了他的内心世界,不想陈平乐陷入难过中,王勇轻声叫道,“陈平乐,陈主管你怎么了”?

  陈平乐被叫醒,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让王叔你见笑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不知王叔找我有什么事”?

  这么快就恢复了正常?看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王勇再一次上下打量陈平乐说道,“我昨天找你到现在,本来找你是,想教你这个菜鸟如何当好主管,不过看了你的表现,说明你已得到了高人指点”。

  陈平乐点头如实的回答,“是,多亏我新认的老乡曾凤梅和曾桂英,凤梅姐休了一个下午的假,带我去市场挑衣服,又教我要如何当好一个主管”。

  原来如此,怪不得啊?不过这小子也算得上是人才,我应该不会辜负思思的拜托吧?王勇微笑说道,“我找你过来就是告诉你,仓库之水深着呢,不过这里面的水为什么深,就得等你掌控仓库再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