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集 麻烦不断官难当

  曹颖慧看到快下班了,陈主管还没解决缺拉链的事,现收到一张加急补料单,需陈主管签名,曹颖慧来到办公室门外敲门。

  又有麻烦来了?陈平乐保持淡定说道,“进来”。

  曹颖慧拿着车间的补料单进来,“陈主管,这些是刚收到的补料单,你看一下和签个名,晚上加班时车间就会要”。

  陈平乐看着补料单上的数据,一窍不通苦涩的问,“曹颖慧,我现在还一窍不通,你给我解释一下,还有,这五金D扣,为什么要补四百八十个”?

  “为什么要补这么多我也不知道,我们厂补数有规定,五金扣类,总数的百分之一内的损耗是免费的,超过的数是要扣收发半价的钱”。

  陈平乐听后不解看着曹颖慧。

  曹颖慧继续说道,“举个类子,按这张旅行袋的生产单总数一万个旅行袋,每个袋子要两个D扣,等于这张生产单总共要两万个D扣,补数两百个就免费。

  而这个针车生产组,补数是四百八十个,减去二百个免费的,还剩二百八十个,因五金D扣是称重量点数的,也就是点五百个,称出重量后称总数重量,然后计算出五金D扣数量。

  他现在补二百八十个,减去不合格的D扣八十个,这个D扣是一元一个的话两百个半价,就要扣收发一百元钱,不过有李厂长签字,就减免了这一百元”。

  陈平乐听懂了曹颖慧的话满头黑线,这个仓库主管,哪有钟思菊说的那么简单,电脑上记一下出入库就可以?

  陈平乐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问,“假如采购在购买时,比如买了一万个,但实际数量只有九千个,这里面的差数谁负责”?

  “看有没有入库,没有入库算采购的,入了库就算我们的,不过跨了两个环节你也有责任”。

  陈平乐点头。

  曹颖慧苦笑说道,“员工们看我们上班是轻松,但他们不知道我们责任大”?

  “嗯,那我要承担哪些责任”?

  哪些责任?曹颖慧惊讶的看着陈平乐,“陈主管,办公室的人没有跟你说吗”?

  “办公室谁会跟我说”?

  曹颖慧听了陈平乐的话,紧张的看了一圈回答,“办公室的文员张文燕或李厂长啊”。

  陈平乐拿出张文燕给的文件夹,曹颖慧看后脸色大变,为什么没有主管职责与将惩那一页啊?

  陈平乐看到曹颖慧不自然奇怪问:“曹颖慧,这些问题吗”?

  做了多年的文员,了解李厂的脾气,曹颖慧苦涩摇头,“没有问题,只是少了一页”?

  “少一页什么”?

  曹颖慧再次看了一圈压低声,少一页其实没什么,不过说明李厂长不欢迎你”。

  不欢迎我?凭什么啊?陈平乐只是一个,刚刚出校门的穷孩子,虽然学习优秀,能画出一手不错的画,可管理工厂中的道道他不懂。

  陈平乐不解的问,“李厂长为什么不又欢迎我呢”?

  这时李厂长正好敲响玻璃门,曹颖慧吓了一跳,赶紧收起陈平乐给的文件夹打眼色说道,“陈主管,我的工作已汇报完,没什么事我就出去工作”。

  陈平乐不解但没来得及没问。李厂长笑呵呵看着曹颖慧,“小曹哇,工作蛮认真值得表扬”?

  曹颖慧心中一惊,李厂长会不会找我麻烦?但脸上还是装出微笑,“李厂长好,我只是想做好份内之事”。

  李厂长点头。

  陈平乐起身迎接李厂长。

  李厂长微笑问,“陈主管,工作了一天,对仓库的工作还习惯吗?能掌控吗”?

  陈平乐微笑回答,“这工作很轻松,至于掌控嘛,我现在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掌控,李厂长您指点一下吧”!

  “小陈真会说笑,堂堂一个高材生,怎么会不理解掌控二字的含义”?

  明明知道我没上大学,竟然讽刺是高材生,连大学门都没进的,哪又算得上是高材生?陈平乐听了李厂长的话,心说:我靠,这个李什么的厂长,对我真的有意见啊?

  陈平乐想了想回答:“掌控二字当然理解,不就是让仓库的员工都听我的嘛”!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只要你好好跟我干,我会向老板申请给你加工资”。

  你是厂长,难道我现在不是在跟你干,陈平乐想不通面露不解说道,“我一定会听从李厂长的安排,不过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的工资有多少钱一个月”。

  李厂长听了陈平乐的问话,装出面落为难说道,“陈主管是实习主管,我已经向老板申请到,试用期四千元一个月,试用期合格后就四千五百元”。小皮书城天才一秒记住 ωωω.78zщ.cδм м.yjvae.cōм

  陈平乐听后心中苦涩,上午歪歪幻想有五千元每月,没想到才四千元一个月,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