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你听说过支教吗?

  一直站在芳奈那边?

  从来都没有骗过我?

  游人神情恍惚,一道道记忆在脑海中回放,委任名超担任芳奈家庭教师的因由、名超对芳奈母女的哄骗……直到前不久医院里刺杀千信的动作,以及此时的画面。

  受骗上当的,一直是我?

  不,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

  他绝对不是名超!

  名超没有这么强的力量,刚才那是什么?好像是尾兽的感觉?人柱力?名超怎么可能是人柱力?!

  游人难以接受,踉跄地后退了两步,脚一滑,差点跌落到身后的深渊之中,晃了晃,才稳住身形。

  等等,不对!不对!

  深渊这么近的话,代表着名超刚刚的术绝对可以将我也笼罩进术的作用范围内,那恐怖的忍术即使不能把我杀死,也绝对会重伤我!

  他……为何没有这样做?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

  名超的神色轻松如常,好似刚刚一个术将草忍村七八十号伤员和草忍村医院送入地狱的不是自己。

  他转头看向零星几个及时从医院跳出来伤势加重的草忍忍者,从忍具包里摸出最后一支苦无。

  没有上忍,上忍都被他特地叮嘱游人安排在一楼大厅,是第一时间坠落下去的,其后碾压而下的医院建筑让他们很难逃得性命。

  全是伤员,就更让剩下的人在名超的杀戮之下毫无反抗之力!

  瞬身直刺,瞬身再刺。

  呃啊惨叫与无力的抵抗中,有下忍哀嚎:“游人大人!救命!”

  游人只是呵呵惨笑。

  救命?救你们有什么用?

  草忍村已经完了。

  他意志消沉,直到远处汇聚而来七八名忍者,高呼询问‘游人大人,发生了什么事’,游人才一个恍惚间想起来,还有他们。

  是了,还有八名幸运地完全没受伤的忍者,被他派去找那些因为先前战乱而惊惶四散的平民医师和护士们回来,他们八个没事!

  其中包括两名特别上忍!

  稍稍打起了一点精神,游人看向名超,你一直站在芳奈那边?

  我不信!你在骗我!

  于是他沉声高喝:“芳奈在那里!给我抓住芳奈母女!”

  八名幸存忍者闻声而动。

  游人则死死地观察着名超,却发现屠戮着伤员的名超并没有丝毫动摇,动作仍旧那么迅捷。

  忽然间,嘭嘭倒地的声音接连从远处传来,游人惊悚转头,发现那八名忍者竟然在靠近芳奈母女几十米后,几乎同时离奇暴毙!

  他只看到了一道影子在阳光下一闪而逝,八条完好的人命,两名特别上忍六名中忍的阵容,就这样烟消云散了?那是谁?!

  身侧风声呼啸,游人本能地抬臂招架,嘭的一声,接住名超一记不算太重的拳头,二人视线相对!

  就在这时,游人忽地从名超的眼神中看出一缕无奈,他的瞳孔收缩,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疑难!

  还有其他人干预。

  那个家伙强得可怕!

  他胁迫了名超?!

  眼前的人真是我的忠实部下名超,但名超不得不做?!

  这似乎能解答刚刚名超的忍术避过自己的原因,但名超的实力又为何远远不止一名普通的中忍?

  和那尾兽的力量有关吗?

  尾兽?尾兽!

  是哪个大忍村想灭我草隐?!

  嘭!嘭!嘭!

  名超与游人不断体术碰撞,凭借更盛一筹的体质,游人些许分神也没有陷入劣势,拳脚交击,他再观察名超的表情,却没能再看到那抹无奈,只剩满满的认真。

  但游人却渐渐对刚刚的脑补深信不疑,名超绝对不会背叛我!

  他没有理由背叛!

  只是即使有苦衷,这般作为大忍村的帮凶,屠戮草忍村忍者的行为也是不可原谅的,游人恨铁不成钢地怒吼:“刚刚那是谁?!让他出手吧,来将我一起杀死啊!想杀我,你还不够格,名超!!”

  他的拳脚更加凌厉,轰地迫退名超,名超倒滑出去,却是嬉皮笑脸道:“好死不如赖活着嘛,游人大人,死了就一切都没有了,作为草忍村最后一名部长,你是草忍村最后的象征。你死了,草忍村就真的要彻底消失了,你舍得吗?

  哈哈哈,乖乖让我打晕,之后好好配合我,我留你一条性命!”

  草忍村最后的象征?

  留我一条性命?!

  游人的心里剧烈动荡。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名超不惜屠戮同村同伴,手染滔天罪孽,竟然只是为了留我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