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凶多吉少

  遂其小心谨慎地答道:“回四姑娘,我家姑娘失踪之前,唯有二姑娘来过。”说完就静等着李玉莹接下来的反应。

  李玉莹倒吸一口凉气,李玉琳果然还是动手了,而且还得逞了,但这又怎么可能?

  李玉侨屡屡在王素琴和李爱雅手上都未曾吃过败仗,又怎么会在李玉琳面前吃亏?

  难道是李玉琳的表象将李玉侨给蒙蔽?

  不可能!

  李玉侨不可能那么笨!

  而唯今之计,她得赶紧让庄子上的管家派人去找。

  万一她迷路进了后山,只怕是凶多吉少……

  遂其严厉朝素梅命令道:“你同我去找庄子上的管事,二姐姐失踪这么久,也不知道她是何等的害怕,你随我去向管事说清楚,管事也好有个寻人的方向。”说完转身就朝赢新所住的院子而去。

  素梅没有想到李玉莹会是第一个主动要求去寻找李玉侨的人,她以为李玉侨在这李府那就是孤军奋战,到是如今这情况看来,这四姑娘的态度有些不明。

  可她只是一介下人,就算是心中有所疑惑,她也不敢问出声来,遂只好恭敬地答道:“是!”说着就小心地跟在李玉莹的后面。

  李玉莹在前方边急步边问道:“你是何时发现二姐姐失踪的?”

  素梅如实答道:“三姑娘今日一早就来找姑娘,说是来拿前几日姑娘答应送给三姑娘的一身衣裳,然后姑娘就命奴婢找了出来,还让奴婢陪同三姑娘身边的红桃一起将衣裳送回三姑娘的院子,等奴婢送完衣裳返回时,奴婢就发现姑娘已不在院中,奴婢原本以为姑娘是趁奴婢不在时出去赏景儿了,奴婢也就没在意,可是这天渐晚了,奴婢瞧着姑娘还未回来,奴婢这才准备出去寻找,但奴婢又不敢声张,就怕给姑娘引来是非,可是还是让四姑娘给瞧见了。”

  李玉莹恨铁不成钢道:“幸好是被好给瞧见了,如若今日不是被我给撞见,你又寻不到二姐姐,那二姐姐岂不是会因你的担心而陷入险境?错失了营救的最佳时机?”

  素梅哭丧着脸,她是真没想到会如此严重,而且她瞧着李玉莹的担心不像是作假,遂其也不敢大意。

  “奴婢知错了!”素梅诚恳地认着错。

  李玉莹也无意在此时为难于素梅,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李玉侨再说,以防酿成大祸!

  她还在纳闷儿,今日她为何会寻到机会出来?原来是李玉琳诡计得逞,然后出去逍遥去了,只怕她此刻正乐得想着回府后如何向王素琴和李爱雅讨赏吧!

  李玉莹想着她们姐妹之间的这些腌臜事,她就忍不住头疼,虽然哪府都都少不得这些勾心斗角,但当自己要面对的时候,难免还是会有些心痛。

  本来身为一家人,应该相互扶持,相互提携,相互关爱,可她们这算什么?

  父不父,母不母,女不女!

  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进了一家门,不是一家人!

  “行了!还是快去找管事快些派人出去寻吧!”李玉莹说完就加快了脚步。

  绿萍和素梅也快步紧跟在后面。

  前院,赢新指挥着下人正在侍弄着房屋的装饰。

  “将这些帘子都挂上,快入炎夏了,屋子里的家具可别被烈日给晒坏了。”

  音榕山庄里的家具虽然都是些陈年旧家具,但都是当年顾鸿佑聘名匠专门打造的,而且木材也都是选用的上好的梨花木,因为赢新的周旋,这些家具才没有被王素琴给掉包。

  虽然时隔多年,但它们在赢新的精心呵护下,还保护着原貌。

  下人们得令后纷纷拿起帘子在屋檐下的游廊下挂了起来,阳光在照射游廊的时候,那光刚好就被帘子给遮挡住,屋子里不光家具不被烈日灼晒,还能保持着一丝凉意。

  李玉莹带着素梅和绿萍走近赢新,“赢管事。”

  本来正忙着指挥下人的赢新乍一听见来声,本欲责备几句,但在转身之间看清来人身份后,立即讨好地朝李玉莹作揖,“小的给四姑娘请安!”

  李玉莹本就着急,所以快语招呼赢新起身后就接着说道:“赢管事,二姐姐在庄子上失踪了,还请赢管事即刻派人前去寻找。”

  翁——

  赢新好像听不见来声,脑海中只有几个字正在反复回着声:二姐姐失踪了……

  遂其似有些不信地问道:“四姑娘可是说二姑娘失踪了?”

  李玉莹点头,“是,”转身指向素梅,“她是二姐姐的贴身丫鬟,二姐姐的失踪她最清楚,素梅,你快向赢管事说说二姐姐失踪的前因后果。”

  素梅上前一步朝赢新微微行了一礼,将先前说与李玉莹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启禀赢管事,三姑娘今日一早就来找姑娘,说是来拿前几日姑娘答应送给三姑娘的一身衣裳,然后姑娘就命奴婢找了出来,还让-->>